各城市竞相发力夜经济:在烟火味中“觉醒”

2019-05-13 08:27:44来源:青岛日报
字号:

蓝海珍珠号正待启航。王 雷 摄

四川交响乐团来青演出。 王 雷 摄

“夜经济”,又称月光经济,这个概念古已有之。汉《古诗十九首》有云“昼短苦夜长,何不秉烛游";唐人王建诗曰 “夜市千灯照碧云,高楼红袖客纷纷”;到了宋朝,辛弃疾则赋词“东风夜放花千树,更吹落、星如雨。宝马雕车香满路。凤箫声动,玉壶光转,一夜鱼龙舞”……自古以来,华灯初上、良辰美景都比白天更让人倾心。夜晚的黑,好像一张神秘的网,包裹着每一个游人的心。夜里的这些“不安分”因子,就之于当下,则成为各个城市掘金“月光经济”的最佳切入口。

去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“形成国内强大市场”,提振夜间经济,繁荣夜间消费,成为许多城市的共同选择。曲艺歌舞、美食夜市、观光游船、音乐喷泉、科技灯秀、住宿体验……形形色色的夜游产品让城市的夜晚流光溢彩。但是从市场自发到城市自觉,更多“夜经济”的潜力还有待挖掘。

各城市竞相发力“夜经济”

以“夜经济”为关键词搜索,包括北京、上海、天津、西安、成都、济南、郑州、青岛等在内的诸多城市,都从政府层面强调,要在“夜经济”上下功夫。

在青岛,针对“夜经济”这一城市发展短板,在“国际时尚城建设攻势作战方案”答辩会上,设计原创音乐节、打造酒吧一条街、引进夜间演艺活动等一系列举措提上日程,“夜游浮山湾”、《青秀》大型文艺演出、石老人沙滩文化节、即墨古城民谣节、西海岸的红树林、城阳的鲁邦风情街等,也在“五一”期间活力初放。

放眼看一下其他城市,不久前,“夜经济”被写入北京市政府工作报告,提出“到2022年,北京将有一半以上便利店实现24小时营业;每个区至少要有一个夜经济商圈。”上海商务委等九部门联合出台《关于上海推动夜间经济发展的指导意见》,围绕“国际范”“上海味”“时尚潮”三个特点,打造一批夜生活集聚区,推动上海“晚7点至次日6点”夜间经济的繁荣发展。

而“网红”城市西安,则已先人一步。2018年4月,西安正式发布《关于推进夜游西安的实施方案》,系统规划西安夜游经济“一极两轴五板块多节点”发展格局。提出到2020年,西安市要完成五大类别夜景亮化工程,特色夜游街区达到30个、有规模特色夜市达到100个。

激活“夜经济”,国内不少城市也在“夜游”上做文章。比如从2018年开始,成都连续两年在元宵节举办天府熊猫塔烟花秀,今年还新增“锦江夜游”项目;今年的正月十五和正月十六,故宫博物院连刷三个首次,成为国内“最亮”景点——建院94年来首次举办“灯会”,紫禁城古建筑群首次在晚间被较大规模点亮,首次在晚间免费对预约公众开放。夜间灯展为一向与神秘相依的故宫带来了无限热度,故宫向公众开放了3500个免费预约的参观名额,在他们的背后,则是3000万参与抢票的观众。“紫禁城上元之夜”,为日益兴起的城市“夜经济”再度点燃“一把火”。同时,上海的外滩霓虹、广州的夜游珠江、杭州的西湖夜泛、南京的夜游秦淮河、三亚千古情、重庆的嘉陵江游船、成都的宽窄巷子夜市……各地绚烂的夜生活,在光影交错中为游客拉开帷幕。

身心放松与钱包“放松”

各大城市竞相发力“夜经济”,追其原因,则是市场驱动。

2017年,深圳蛇口推出“海上看深圳”夜游项目;去年,为让广大游客朋友们亲临港珠澳大桥,近距离欣赏港珠澳大桥璀璨夜色,珠海市推出珠澳海湾夜游新航线;故宫博物院举办“紫禁城上元之夜”,自带流量的大IP故宫官网一度被挤成“瘫痪”;今年春节期间,成都推出的文旅新产品“夜游锦江”项目,杜甫“晓看红湿处,花重锦官城”诗句,用灯光效果以视觉化的方式呈现在成都的锦江两岸,仅春节期间该项目的吸引的游客数量超过了16万人次;在西安,今年升级打造的“大唐不夜城”在除夕当晚吸引约35万游人,大年初二游客到访量更是高达45万人次;“五一”期间,海上看青岛之“海洋强国游”惠民月正式启动,“蓝海珍珠号”夜游船,每天下午两点船票即抢购一空,五四广场及奥帆中心观看灯光秀的游客四天超过20万人次。

据商务部调查显示,北京王府井出现超过100万人的高峰客流是在夜市,上海夜间商业销售额占白天的50%,重庆2/3以上的餐饮营业额是在夜间实现的,广州服务业产值有55%来源于夜间经济。放眼全球,统计数据显示,仅伦敦一个城市的夜晚,就为英国创造全国总税收的6%,甚至拯救了因网上购物冲击而没落的高街。此外,“夜经济”还为伦敦提供130万个工作岗位,年收入达660亿英镑。

对“夜生活”心怀向往与“冲动”的不仅仅是一线、二线城市,三线、四线城市的夜间消费也正在崛起。如常住人口仅400万的广东三线城市肇庆就是受益“夜经济”的典型代表。今年,肇庆举办为期60天的粤港澳大湾区光影艺术节,春节假期共接待游客378.7万人次,实现旅游收入10.6亿元。

财富品质研究院发布的《中国夜经济产业报告》显示,与一般消费者相比,夜经济核心消费者的特点是年轻、自由、收入高、消费多样化,“千禧一代”成为夜经济娱乐消费的主力。国家级导游大师、著名旅游专家孙树伟说:“白天的消费,更多是满足基本生存需要。更多精神消费需求,一般通过旅游或夜间消费这两种方式进行释放。劳累一天之后,走在夜幕之下,谁不想放松放松呢?顺便,钱包也就‘放松’了。”

寻找国际范、时尚潮、本土化

根据第一财经发布的一项“知城·夜生活指数”中,夜间生活指数排名前20名城市依次为:深圳、上海、广州、北京、成都、重庆、东莞、西安、杭州、佛山、苏州、武汉、乌鲁木齐、昆明、南宁、厦门、南京、长沙、贵阳、郑州,青岛在前20之后;根据中国旅游研究院和美团点评联合发布的《夜间餐饮消费大数据报告》,餐饮消费城市排名前20的城市依次为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广州、成都、重庆、杭州、苏州、南京、武汉、东莞、西安、郑州、天津、佛山、长沙、昆明、宁波、无锡、福州,青岛亦在前20名之外。

对于青岛来说,企图从“夜经济”中分一杯羹,是一门还需琢磨和探索的功课。对标国内最高标准、最好水平,青岛夜间经济的现状仍有不少差距。业内专家指出,比如,青岛目前能够提供的夜间经济业态还比较单一,亟须开发夜间集市、主题公园夜游、海上夜游、演艺夜游、酒吧娱乐、沙滩夜游、水秀、灯会等游客参与性、体验性强的夜间经济业态。又如,满足夜间经济需求的公共设施与服务配套(比如夜间交通、灯光照明、公厕设施、医疗设施、治安保障等)需要统筹,不至于成为掣肘“夜间经济”发展的瓶颈。

尽管“短板”存在多年,但正如很多业内人士所说,“不管怎么样,青岛正在觉醒”。

对标深圳、上海、北京等地,一些特质的夜市、夜间商圈、深夜食堂之所以能长久的聚集人气,探究它们生存乃至业态“常青”的背后,都有着一些耐人寻味的密码。如位于闵行区虹梅路3333弄的老外街101,短短480米的长巷,有18个国家和地区的主题餐厅与酒吧,一店一景,充满异国风情,凸显特色“国际范”;北京王府井打造了一批富有烟火气的“深夜食堂”,集聚了多家餐饮店,体现与居民和谐共生的“北京味”;深圳华侨城酒吧街,人们可临街而坐吃饭喝酒聊天,品味小资情调的时尚夜生活,具有创新突破的“时尚潮”。

青岛是海派文化,打造国际时尚名城,激活城市夜经济,需要更多能容纳不同文化的时尚载体。孙树伟建议,除了酒吧街打造,还要做活具有青岛本土气息的啤酒文化,在让啤酒在这座城更有“烟火味儿”。同时,需要引进培育沉浸式话剧、音乐剧、歌舞剧等夜间文化项目,对深夜影院、深夜书店、音乐俱乐部、驻场秀等夜间文化娱乐业态秉持包容态度,并积极开发海上夜游等多元化都市夜游,从而赋予这座城更多的动感、时尚与活力。(胡相洋)

责编:王瑞景

  • 路过

新闻热图

海外网评

文娱看点

国家频道精选

新闻排行